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因忽视癌症风险和对濒危物种的危害,联邦法院撤销EPA草甘膦登记

2022-7-14 22:09

来自: 食物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


6月17日,美国农场工人和生态物种迎来了历史性的胜利。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站在了食品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下称CFS)和它所代表的农场工人和环保团体的一边,推翻了环境保护署(EPA)关于有毒农药草甘膦对人类和濒危保护动物无害的结论。

草甘膦是孟山都-拜耳旗舰产品农达除草剂的活性成分,而农达是目前世界上使用最广的农药。

这份长达54页的判决书认为,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通过的草甘磷临时登记无效,因为“EPA没有充分考虑草甘膦是否会致癌,并且逃避了《濒危动物法》(ESA)所规定的职责”。该案件由食品安全中心作为原告代表人发起,其他上诉者包括农村联盟(Rural Coalition)、佛罗里达州农场工人协会(Farmworker Association of Florida)、加州农民领袖组织(Organización en California de Lideres Campesinas)和超越农药组织(Beyond Pesticides)。另一个支持下的诉讼案由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牵头,包括农药行动网络(Pesticide Action Network)在内。

“今天这个决定让那些患有草甘膦癌症(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人得以发声”,食品安全中心高级律师和本案首席律师艾米·范·索恩(Amy van Saun)说道。“EPA关于草甘膦‘不会致癌’的结论经不起考验。今天是农场工人和其他接触草甘膦的人的重大胜利。濒危野生动物也同样在今天获得了胜利,因为法院认为,EPA需要在确保濒危物种安全的前提下方可给草甘膦开绿灯。”

“我们对法院作出的这一决定表示欢迎和赞赏”,佛罗里达州农场工人协会农药安全和环境健康项目协调员珍妮·埃科诺莫(Jeannie Economos)说道,她也是本案的原告。虽然对于很多因为接触草甘膦遭受痛苦的农场工人和园丁来说,“这个判决为时已晚,但是我们还是感谢法院的裁决,并希望现在EPA能迅速采取行动,保护未来的工人免受这种有毒农药引起的疾病带来的痛苦。”

关于草甘膦是否致癌,法院认为EPA违反了自己制订的《癌症指南》并且无视了部门内部专家的批评。EPA“草甘膦不太可能致癌”的结论与摆在面前的种种证据不相符,无论是流行病学研究(现实中的癌症病例)还是动物实验证据。除了缺乏关于非霍奇金淋巴瘤风险(与草甘膦最相关的癌症)的结论外,法院还认为,由于EPA选择性地否认了草甘膦会导致动物患癌的证据,它所作出的“不会致癌”的结论与EPA的内部指南及专家意见背道而驰。法院曾多次批评EPA“无视草甘磷会导致肿瘤这一结果”;因“无法提供连贯一致的证据”而“妄下结论”;得出的结论“经不起机构内部规范的审查”,以及“不遵守”机构的癌症指南。总而言之,法院认为EPA“前后矛盾的论证”使其得出的“草甘膦不会致癌”的结论是“武断的”,因而法院驳回了这一结论。

“我们很开心法院判决我们获胜”,该案原告之一、农村联盟主席约翰·齐博特(John Zippert)说。“我们需要制止草甘膦对农场工人和农民的灾难性影响,他们遭受了接触草甘膦后最严重的后果。法院这一裁决有利于加快向农业和园艺朝着生态可持续性的方法和实践过渡,以保护我们的孩子、星球以及养活我们的每一个人。”

“正如诉讼中详述的那样,EPA因为没有遵循科学依据来采取行动,因此对农场工人、公众以及生态系统的健康造成了不利的后果”,本案原告之一超越农药(Beyond Pesticides)执行董事杰伊·费尔德曼(Jay Feldman)说。“这场诉讼证明,EPA将不能再持续其妨碍监管程序的行为,同时,EPA也应该开始推动食品生产转向现有的无毒或低毒的耕作方式和投入品使用,以履行其法定义务。”

另外,法院也认为,EPA的决定违反了《濒危物种保护法》(ESA)。正如法院所指出的那样,EPA在其他地方曾经承认“草甘膦‘可能会影响’接触草甘膦的1795种濒临灭绝或受到威胁的物种”,但EPA在此案中却非法地无视了《濒危物种保护法》。

至于补救措施,法院已驳回或撤销了人体健康评估。同时法院也要求EPA在2022年10月前(即在四个月内)重新完成余下的所有草甘膦的检测,这包括重做生态毒性评估、重做农药对农民危害影响的成本分析以及对所有濒危物种分析以及缓解措施。

背景

在2020年1月发布的针对草甘膦的“临时注册审查”决议中,环保署对其进行了关于人类健康和生态风险的评估,并决定采取更改标签这一“缓解措施”。在审查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美国环保署就非法断定草甘膦不存在癌症风险,包括与非霍奇金淋巴癌(non-Hodekin lymphoma)(著名的与草甘膦密切相关的癌症)的关系“没有定论”。环保署也没有对皮肤接触草甘膦之后渗入使用者血液的剂量进行评估,这是职业接触的主要途径。

最重要的是,环保署完全没有检测草甘膦的产品配方,其配方中活性成分(草甘膦)以外的成分会加重人体接触时造成的危害。借助无关紧要的、没有事实根据的标签更改,环保署最终得以继续允许使用草甘膦,EPA需要考虑给濒危物种带来的危害,并且采取更多的措施保护它们免受草甘膦的影响。

2020年,食品安全中心及其盟友提起诉讼,列举大量的证据证明环保署如何忽视农业工人和农民在喷洒接触时,草甘膦对其带来的包括癌症在内的健康风险。这些上诉者还从生态环境和濒危物种(帝王蝴蝶)面临的风险出发,对环保署关于草甘膦的决定提出质疑。

2021年5月,在回应食品安全中心(CFS)及其盟友的诉讼时,环保署实际上已经承认了其临时注册决议中存在的严重失误,并请求法院允许其对生态、成本效益和濒危物种评估中的错误进行重新修正。然而,EPA表示,尽管如此,该除草剂仍旧应该暂时在市场被允许销售,但没有说明新决议公布的时间。

2021年7月,拜耳宣布将于2023年停止对美国的住宅草坪和园林市场销售以草甘膦为主要配方的除草剂(包括农达),其目的是“应对诉讼风险,而不是出于草甘膦引发的安全问题”。在加州,陪审团审案仍在继续。去年,在哈德曼起诉孟山都一案(首批备受瞩目的针对孟山都-拜耳的消费者诉讼案中的第一起)和皮立尔徳告孟山都的第三案中,法院均维持了孟山都公司农达除草剂引发癌症的决议。

尽管美国环保署一再宣称草甘膦不会致癌,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最权威的癌症机构在2015年就宣布了草甘膦“可能对人类致癌”。正如本案庭审记录所显示的那样,环保署自身的研发办公室也认为草甘膦很可能是一种致癌物质,或者至少有证据表明它会导致癌症,特别是增加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

日期:2022年6月17日
翻译:schweindoctor、假面生
校对:侯娣 侯马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