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双十一如期而至,但你的快递可能要姗姗来迟了

2020-11-13 10:10

食物主权按

双十一购物节从2009年由“淘宝商城”(后改名天猫)发起,起初只是为了通过打折促销,推广“淘宝商城”这一网络电商平台。可谁曾想,双十一一举成名,首次举办就在传统的销售淡季产生5200万元交易额,达到日常的10倍之多。2020年,第12个双十一购物节,淘宝天猫的销售额达4982亿,而随之增长的,是达到了23.21亿的物流订单。

在过去,这些订单从商家仓库发货,到快递中转站,再由快递员传递到买家手里,有条不紊,环环相扣。但今年,在疫情影响和巨大的订单洪流之下,这条精心设计的快递“河道”出现堵塞:多地中转站在价格战的竞争之下倒闭跑路,活着的中转站则降薪罚款,把压力转移到快递员身上,进而导致快递员集体罢工事件在多地爆发。

持续多年的快递价格战,是谁在为此付出代价?今年双十一,你的快递收到了吗?



没日没夜地派件,没有休息时间,派一单赚不到三毛钱、时时刻刻担心被罚款……全国的快递小哥们都快忍受不了,筹划着辞职跑路。

今年以来,有公开报道的快递网点罢工23起,未见诸报端的更数不胜数。随着双十一的来临,这种情况就像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在全国多地都不少见。打开抖音,搜索“快递罢工”关键词,你会发现不同地方无人分拣的包裹堆积如山。

是的,在快递小哥跑路之前,快递网点老板先跑了。他们不止跑了,有的“洗劫”了网点内值钱的快递,有的卷走了员工的工资。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在现如今的快递行业里,正爆发着一场席卷全国的“战争”:价格战。战争的硝烟弥漫在整个行业,从高高在上的快递业老板到为了几毛钱派件费起早贪黑的快递员,无一幸免。
而你我,每一个普通人,都是炮灰。

1、快递罢工潮席卷全国

江浙沪包邮区的神话已经终结,这里现在沦为快递罢工的阵地之一。

网上此前曾流传一张某快递企业的停发区域,包括新疆、江苏、山西、陕西等省份的快递网点,均出现停发的情况。比如在传统的包邮区江苏,苏州相城区元和服务部,早在9月30日就已经出现了停发。

停发,意味着快递业务的停摆。说得更直白一点:快递小哥们,罢工了。

在百度搜索指数上,关于快递罢工关键词的搜索量,整体同比暴涨2235%,10月下旬,搜索量曲线走出了一条笔直上升的走势。


微博数据显示,最近一个月有关快递罢工的讨论已超过1万次,涉及通达系公司的全国多个网点。


有人统计了快递企业的异常网点名单,圆通、申通、中通、百世汇通、韵达五家快递公司在一个月内增加了不少异常网点,涉及湖南、四川、江苏、上海等多个省市,运营情况多标注为“网点异常”、“快件积压严重”、“无人配送”等。

罢工潮就像一场气势汹汹的洪水,将快递业的老巢还有几十年打下来的江山一并淹没。

但是,比快递员跑得更快的,还是快递网点的老板们。

在沈阳,一家百世快递营业部的经理就跑路了,不止人跑了,顺便还把网点里有价值的东西全都搬空。

不仅是顾客没想到,员工们也完全没想到,周五还派了一天快递,周六店里的快递就连夜全被拉走了。

在济南,韵达彩石分部快递堆了一地却无人分拣,有些顾客的包裹在这里滞留长达四五天,就好像快递把这当成了家一样。

这些情况早已在全国遍地开花。


5月,上海一申通快递网点内,3万件快递堆积在仓库内无人派送,仓库大门紧锁,几十名快递员无所事事,原因竟是该网点老板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突然就失联了。后来他们才知道,老板就是扔下了86个员工,自己跑路了。

武汉一家百世快递网点,今年10月也跑路了,扔下了网点内的上万件快递和40多个快递员。

10月初,圆通速递福州分公司橘园洲分部一名张姓负责人,也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失联,还卷走了大量钱款。

这一次的快递罢工,不止是在地域范围上实现了全面覆盖,在参与企业方面,也实现了一个不漏,除了快递业的高端玩家顺丰,其余主流快递企业,无一幸免。

这一切都说明,快递罢工,已经不是某些个别网点的偶然事件,而是演变成了蔓延全国的普遍性现象。

你的快递员,真的要跑了。

尽管数据、新闻报道,都在说明着事情的严重性,但却没有解释,为什么快递罢工,突然变成了一种潮流?

2、派一单只赚2毛5,公司靠罚款养活?

过去,曾有新闻爆出快递员小哥月入过万,甚至于两三万的新闻,让人们以为快递员小哥尽管辛苦,但只要勤劳肯干,就一定能获得高回报。

事实却不是如此。


据国家邮政局官方发布的上一年快递行业从业者的调查报告来看,75%以上的快递员月薪低于5000元。 只有将近1.49%的人月收入实现了过万,一线快递员月薪过万的比率也只有0.73%。

2019年全国的快递员数量已经多达300万人。换句话说,全国只有44700名快递员月入过万。还有225万名快递员的月薪是低于5000元的。

今年7月,安徽某地快递员的到手派件费降到一单4毛钱,扣除短信费和电话费后,平均一单只能赚0.25元。

这表明,快递员的收入实际并不高。

不仅收入不高,快递员们还时常面临严苛的管理和处罚制度。

今年7月,中通快递一网点不堪罚款压力,甚至直接关门了。网点相关人士说,被人给一个四星,公司就罚款500,而且到了月底,还要再罚一次。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被罚款2万。

对一个快递网点而言,这么多的罚款有点吃不消。于是,压力只能一层层传导到快递员身上。

国内民营快递企业中,除了顺丰采用直营模式之外,其他各家几乎无一例外采用了以加盟制为主的方式来组建自己的快递网络。总部往下是一级代理网点,一级代理网点辖区内,又分布更多的二级加盟商,甚至往下还有三级加盟商。


整个快递网络,就像一座高耸的金字塔,快递企业总部高高在上,无数基层网站则当作底座,撑起整座金字塔。

总部掌握定价权和管理权,一级代理网点掌握辖内网点的分包权和罚款权,以每单1~1.2元的价格向下分发派件。二级及以下加盟商依靠收发快递的基础业务,派件每单赚取0.1~0.3元的利润,最末端的派送员赚取每单0.7~0.9元的派送费。

如果快递员想要赚到月入过万的收入,每个月至少需要派送11000件包裹。就算一天不休息,每天也要派送366件快递。

如果按照8小时工作时间来计算,快递员就必须要在一小时内派送接近46件快递。平摊到每件快递上的派送时间,只有1分多钟。

这显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种模式之下,基层不可避免地承受着最大的压力。网点被上层处罚,也就只能向下再处罚快递员。

曾有媒体跟踪了快递小哥的一天,发现他们凌晨5点不到开始上班,迟到10分钟就要罚款50元,超过10分钟甚至罚款100元。

罚款的名目繁多,不及时开会要罚款、不及时配送要罚款、包裹丢失要罚款、包裹破损要罚款、客户不满意要罚款等等,每项罚款最低100元起。

但在双十一这样的旺季,大量的订单涌入后常常造了配送员送不过来的现象。订单堆积又会导致客户向公司投诉,公司接到投诉后再强制施压配送员要求多送货,无法完成就罚款,一个闭环就形成了。

有快递小哥说,“我有时候在想是快递费养活的公司还是我们的罚款”。

3、加盟商:活不下去就跑路

快递员不赚钱,那么钱去哪儿了?首先被怀疑的,就是加盟商们。

在最近频繁爆出的快递网点跑路事件中,跑路的老板几乎都在拖欠员工工资。

沈阳那家百世营业部共有20多名员工,最多的被拖欠20000多元工资,最少的也有2000多元,总共拖欠了20万元左右的工资。

上海那家跑路的申通网点,累计拖欠的工资近100万元。

似乎工资被拖欠,成了快递员们集体罢工的缘由。但事实上,网点拖欠工资,也只是整个快递业整体环境恶化之下的侧面。

调查显示,加盟式快递企业中,40%加盟商是亏损,50%加盟商盈亏持平,只有10%赚钱。这相当于90%的快递加盟商是不赚钱的。

快递行业的凄惨处境可见一斑。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很多人或许会以为,是行业寒冬之类的原因,导致了快递行业吃不到肉,但快递罢工背后的真相,却会让人大吃一惊。

行业不仅没有遇到寒冬,相反,快递量一直都在红红火火地上涨。

2019年,中国共送出635亿件快递,快递业市场规模达7497.8亿元。据估算,未来5年仍将保持20%的行业增速,每年递增约100亿件。

10月18日,在今年”双11”、双十二等年底电商节来临前,我国快件业务量已达600亿件,与去年总量几近持平。

也就是说,今年的快递业务量,百分百高于去年。

快递业整体业务仍然处在近乎爆发式增长的时期。但是,没人想到,这带来的却不是利好,反而是巨大的利空。

快递企业收发的快递更多了,但赚到的钱反而更少了。

这种趋势体现在快递企业的财务报表上。

前三季度,韵达实现230.9亿元营收,同比下滑4.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0.2亿元,同比下降47.83%;基本每股收益为0.35元,同比下降48.5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58亿元,同比下滑67%。

申通方面,前三季度营收约147.12亿元,同比下降6.03%;净利润约520万元,同比下降99.53%;基本每股收益0.0034元,同比下降99.53%。


从快递员到加盟商,甚至是快递企业,赚钱这件事都变得困难起来。

在很多行业,这简直不可思议——蛋糕越做越大,参与方吃到的蛋糕反而越来越小。

滑天下之大稽。

可深究下来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快递企业们自己作的。

4、最大的罪魁祸首:价格战

如果没有价格战,快递小哥和快递网点或许也不会动不动就想跑路。

暴增的快递需求,刺激了各大快递公司争取市场份额的野心,进而引发了一场近乎惨烈的价格战。

然而,这一切都曾经在义乌上演过。

义乌是享誉世界的小商品集散地,也是快递价格战的“中心战场”。当地媒体《金华日报》在2019年6月发表的文章中提到,“中国占全球快递业务量一半以上,浙江占全国快递业务量的1/5,义乌又占浙江快递业务量的30%。”

2019年上半年,义乌市的快递业务量大约为24亿件。从全国来看,义乌以县级市的身份,成了中国快递业务量第二多的城市,仅次于广州。

“得义乌市场者得天下”,成为了业内共识。


一个无比重要的市场,也意味着无比激烈的竞争。

2013年,百世汇通在义乌展开“均价销售”战略,搅动了当地快递江湖的平衡。此后,百世汇通的市场份额节节攀升,逼得四通一达不得不跟进。

2013年6月,义乌快递的单均价还是6元。但此后,每年以0.6-0.8元的价格下跌。2016年,义乌天天快递的价格已经压缩到2.3到2.8元,2018年,圆通快递的价格已经进入2.3-2.5元时代。

刚刚过去的2019年,迎来了义乌快递业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价格战,这一年,快递单价平均价格被压到了1.9元,最低时,甚至才1.2元,跌破了成本底线。

义乌的快递件,派一票亏一票。

对整个快递行业来说,这种价格战牵一发而动全身。

义乌快递单价下跌,总部为了调控网络运行,在加大对义乌市场补贴输血的同时,另一个必要的动作就是降低“义乌件”的派费,以此来平衡成本。如此一来的后果就是,全国的网点,特别是派(到)件大省,都在给义乌网点免费打工,甚至于贴钱打工。

义乌这个不断失血的伤口,需要全国网络的其它部分抽肥补瘦,补贴成本,集体死撑。

迫不得已,2019年7月,各大小快递企业负责人汇聚义乌谈判,达成共识:最低单票价格不得低于2.2元,这才暂时休战。

如今的一切,就像历史的重演。


今年,义乌的战斗被重新点燃。3月,在义乌快递黄牛群出现了一条信息:“快递8毛起,欢迎联系。”

这条消息让义乌的商家和快递从业者都炸了。没多久,其他家快递也开始跟进,“8毛钱”的底价也开始出现。

在全国范围内,这样的景象正在多地上演着。

韵达股份9月份的经营指标快报显示,每份快件单价收入仅2.15元,同比下降31.31%。圆通速递的这两个指标分别是2.18元和20.38%,申通是2.18元和22.70%。

就连走高端路线的顺丰也未能幸免,9月顺丰速递快件单票收入为18.47元,同比下降了15.16%。

随之而来的,就是快递员的派件费被一降再降。

在激烈的竞争中,快递员们承受着最大的压力,跑路也便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

但最终是谁在为此付出代价呢?是快递员?还是快递公司?

在整个价格战的炮火和硝烟里,上至快递公司,中到代理商和快递网点,下到快递员工,乃至于每一个顾客,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企业说自己要利润;快递网点说自己上有总部施加的压力下有人力租金等成本压力;快递小哥说自己一面需要不分日夜地派件,一面还要面临罚款危险;消费者说自己花了钱,却享受不到有质量的服务。

这个恶性循环,直到现在也看不到尽头。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