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年会 | 台湾食农教育的探索:如何联结生态农业、社区、和学校

2020-1-9 09:42

原作者: 杨从贵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
台湾友善大地社会企业的负责人杨从贵先生的发言,字字都发自肺腑,句句都源于10年扎实的食农实践。他介绍的友善大地计划分为两个部分,他们团队首先从生态农业入手恢复了台湾官田湿地的生态系统,并探索出了一套不用农药化肥即可种出美味菱角的方法,并得到了推广。然后,他们以台湾偏僻乡村的村小校园午餐为切入点,回应了村小对安全午餐的需求,并带动了学校、村庄社区、以及村庄社区之间的联结互动。杨老师发言的要点有:

1、灭也是农业,存也是农业,我们要从事让生物活着的农业。生态探索的成果让全社会共享,生态系统得以恢复的效益不是GDP,生态效益与生命等重。

2、生态成果让政府挂名,让政府被看见,让政府得掌声,这就是政府为人民服务。

3、“本业利他、区域循环、区区合作”:生态农业、食农教育的商业模式要活下来,再吸引年轻人进入,这个商业模式的核心是集体合作经济模式。要透过(村小)需求的确定跟稳定,来带动生产的确定跟稳定。村小的围墙内跟围墙外,村小跟农村,城市跟乡村,需要被连接,我们决定用孩童的“生意”来让整个农村有生机。学校从联合菜单、联合采购,到联合供餐,这个联合叫做规模经济效应。


作者简介:
杨从贵,台湾友善农业运营长——一位秉持着“让台湾重回美丽有机岛”的傻愿,用农夫、商者、社会企业家的身份,十年寒暑与重重困难为伴,坚定自己落地实践,只因为“友善大地”这件事,影响世代、意义深远……

正文:
我今天的演讲从介绍这对“贤伉俪”开始。这是我田里面的一对贤伉俪,它叫雉尾水雉。这个鸟是水雉科的,那既然叫水雉,就代表它的生活的栖息地必须跟水息息相关。全世界的水雉有六种八属,最美丽的就是这一种,而且也是分布在亚洲,台湾是亚洲的极东跟极北。为什么讲起这对美丽的生物呢?因为就是它们害我当农夫的。我以前热爱生态,看老鹰、看蛇、看蛙,看到我觉得如果将来不当农夫,我对不起我自己生为一个可以做事情——这样的一个人的资格。

台湾的雉尾水雉

一、台湾官田湿地的生命复活之路

我叫杨从贵,我爸爸是从贵州到的台湾,他把回家的线索就留在我的名字里。我很谢谢我爸爸告诉我,我的家乡在哪里。饮水要思源,吃果子要拜树——不忘本,我觉得跟“师法自然”,这是一件事的两种描述。

我过去其实都是在别的行业历练,但是37岁那一年,我决定要来启动我18岁确定的创业计划,叫做“友善大地”社会企业。你问我说你18岁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这可能确实也可以好好探讨,但是绝对不是今天的重点。今天的重点是为什么要做这一件事,为什么台湾必须成为重现美丽的有机岛,这个愿景是重要的。所以我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

那在台湾台南有一个美丽的湿地,叫做官田湿地,这官田湿地百分之百不是天然形成的。那换而言之,它百分之百是人工造成的,因为要做农业产业和商业,所以它创造了一个400公顷的湿地环境。这400公顷的湿地环境,让我们刚才讲的雉尾水雉,有了一个可以喘息的机会,让它有了活动、觅食繁衍的空间,够让这个族群活下来。但是这个族群,在2000年的时候,它剩不到200只,特别在2001年的时候,我们在田里面捡到了,200只里捡到了88只死掉的水雉鸟。那还剩下几只?在200里捡到88死去的,那对这个族群来讲,差不多就要灭绝了。这意味着在全台湾,这类水雉就快绝种了,但这个快绝种不只是关乎它而已,这些快绝种的,或这些从天地、从湿地消失的生物,跟叫做“人类”的生物息息相关!人类的经济活动在这个田里面的代表叫农夫,伤害着这些生命,让它会死亡的这种农业行为,也同时伤害着农夫本身。

那我要讲的事情,与早上第一堂课的关系非常密切。我们王丹老师的第一堂课,非常重要,就是教我们先从错位同理开始,向我们讲解了什么叫生产者的视角,什么叫消费者的视角。我在后面听得好高兴,做了很多笔记。那我要跟各位讲的事情是,当你清楚了不同的角色的时候,我们回到一个共同的角色,叫做都是人。如果我们还有一点点错位同理的意愿,我们来看一看这一个会伤害着很多生命的行为模式,对自己的影响,我就是那个农夫的心情。

现在我们会看到很多对于农夫的指责,我觉得这是对农夫不公平的对待。那我喜欢用看图说故事,这一位大嫂,她16岁的时候,就把她先生拖到我们这边的——我们没有红高粱地,我们那边只有甘蔗田——拖到甘蔗田做什么呢?(笑,大家不要想歪了)大嫂你那么年轻就……她说没有啦,我拖着我先生下田去种田!那到今年66岁了,你看她种了几年的田,够资深吧,50年的实战经验。她可以不用农药种出非常非常棒的,台湾非常好吃的台湾57号的地瓜。好不容易种出来,但是这些地瓜又被迫“选美”,这个叫做刚刚好,这个叫太大,这个叫做断掉,这个叫做太小,这叫其他瑕疵。——这就造成食物的浪费。

有50年种田经验的台湾大嫂

我们在台湾有一个很大的(为食物浪费开绿灯的)通路:有机专柜的有机香蕉,或大或小、或黄或青,或者它脸上有雀斑,叫做不能上架,要丢掉。所以从无知的消费者,变成良知的消费者,食农教育真的好重要。

那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要跟各位讲的事情是,我们这一群人,我是这群人的代表,我是“友善大地”社会企业这一群人的代表,我们在意食物安全、生态保育、食物浪费,还有城乡差距这些问题上,做了什么工作。城乡差距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驱动力,叫做社会不公不益的驱动力。社会要不要公益,跟社会如何公益,做之前我们必须要先承认,社会的公益是有落差的,你才有一个驱动力,去想做些大事情。或许这些事会被认为是不重要的事,但在我们的生命里,这叫做跟我们生命等重的事情。

这是我们一家人,我记得我12年前从苏州回到台湾,得到我户长大人的谅解跟支持,我家的户长大人是谁,你们知道吗?就是我夜间部的校长:我太太。我得到了她的支持跟谅解,她也是一位老师,她就说我们18岁相识,18岁相识的时候,我就跟她讲“友善大地”的计划,到我37岁跟她提的时候,她低头想了3秒,抬头看了我3秒,她讲的这话我永远不会忘记。她不在场,我还是一定要对她表示感恩。她讲了一句话说,我又不是不认识你,去追你的梦吧。真的谢谢她!

第二句话让我更感动,因为我是负责任的男人,我要养家糊口,我绝对没有赌徒的个性,我也绝对非常务实,我必须要养家糊口。她跟我讲一句话,以前她是老师,收入还不错,她的钱她可以自己存,我的钱就是让家里过得还不错。她说以后我的钱来养这个家,饿不着、冻不了,孩子的学业没问题,去做这个应该做的梦吧。(大家的掌声再一次响起。)

杨从贵老师一家

人跟人之间有着这样子的互相的信任跟给予,明明知道不可为而为的鼓励,是一件多恐怖的事情。但是恐怖是让我很感动,你永远不会忘记,当我分享到这一段之后,我一定要把那一个场景重新再还原一次。

我们刚才讲的农村要再生,其实我最讨厌这四个字。农村干嘛要再生,代表农村已经死了,快死了。可是早上那么多老师讲完,我必须再一次强迫自己接受,农村确实叫做不光荣,叫做没希望等等,所有负面代言词的总称。农村和城市一去比,所有的赞美词几乎跑到城市去了,所有的负评,所有的贬低,全部跑到农村来了,我觉得我必须再一次地接受这一事实,那我们要找到这个事实的原因,跟这个事实的解法。

所以12年前我们提了这一个,叫做农村再生的干细胞。那以官田为例,它绝对不是一个完全标准的模式,但是它绝对是一个可以维持的模型。有人讲标准化是王道,有人讲农业农村不能标准化,这两个的论述都没有问题。但是这两个论述总要合作,要找到合作的方法。以官田为例,我们这一些的论述是产官学民一起讨论的,包含这边的地方官员一起讨论的。地方官员干嘛理你,当你够认真,认真到他不能不理你的时候,他就会理你。

你权力没他大,你地位没他高,你只有一个事可以让他不得不理,就是你比他够不要命、够拼命。他发现压力好大,就理你一下。那我们这边在官田叫做“四生食农在官田”,这就是我们在官田这地方的愿景。那当然他会有很大的刺激性指标要出来,所以关键词食农教育、食安保育、循环基地等等,总是要有策略步骤:参与验证系统、产销透通管理、循环农业生产系统。有了这个策略组合之后,就会形成方法或模式。

那我这边讲快一点,我们就是把东西卖出去,我们就是把东西以合理的价格,让这个系统所有的关系人都能够获利来卖出去。但是这一个可以获利的模式,它的前提是要支持生态农业跟支持所谓有品质跟有自信农村生活。那这个需求,后拉式生产里面的收入要做分配,股东分润之外要分配到社会照护。从偏乡的午餐开始,从一格开始,零基预算、食农教育。村小不能当孤岛,村小要跟农村融为一体,要跟社区连接。

那社区连接里边除了专业农户之外,还有一个叫做社区关怀据点。这关怀据点为什么要他来参与呢?只有一个目的,让他有钱可以做对的事情。社会企业的答案出来了,两句话,一个叫做想办法赚钱养自己,我们叫做本业能获利,我们就是买卖。第二个这个本业能获利的目的是因为,本业能够服务社会跟利他,所以叫本业利他,持续获利。

这样情况之下,我们让这个参与的单位,他也是个社会企业,只是他的形式叫NGO、NPO,他可以透过参与得到财务自主,来做老人供餐做社区关怀。这样的循环的经济,其实一点深奥的理论都没有,就是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吃饭。这三个好好,对于老百姓,它不重要吗?它是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是一种在地的、好实际的计划。

那有了这样子的解法的推论,我们从假设到实证,总要行动。最怕的就是没有跨出那一步。第一次,我12年前从都市走到乡村,十年前决定跟这一群好朋友一起下田开始去种,种什么?我们种菱角。我调查一下,有吃过菱角的人请举手,不少,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关系就是这么直接,我觉得看到这么多“父母”在这个地方,我好高兴。

那这样,因为你吃,我才有办法有活好干。那菱角不用农药怎么种,我不知道,用农药怎么种我很清楚,因为我们打电话去农业改良厂问这些从美国康奈尔大学拿博士学位回来的博士们,我说请问我们要种菱角怎么种。他就给我SOP,你这边用什么农药,我说不要,我要不用农药。他说我拿博士学位是学会怎么用农药,我说好吧,我不为难你。我们这一群没有农业背景的人,像我是商学背景,这是机械背景,还有人是音乐背景,就是没有农业背景。我们就开始摸索,还好我们有一个背景对位,叫做态度对。那个态度对,我们热爱这一切,我们把这个辛苦当成幸福在看待,那这个过程中就有机会了。

最后,我们真的把我们摸索出来只需要A4一页纸就可以说明白的不用农药的种法,送给了台湾其他的农业单位,我给他们讲这个叫做不用农药的种法——重点要来了,当我们花了几百万到最后,我们确定这是稳定的种植方法,你会放在自己的口袋,还是会拿出来共享?我跟你讲拿出来是不正常的,放在口袋才叫做应该。我们也为了这个事情讨论。讨论之后我们决定拿出来,我们强迫自己再当一次不正常人。

可是后面你会看到一些事情,就因为这样子的不正常的不为自己,愿意正常的为别人,我们看到了好的影响。第一个影响,我们好朋友都回来了,那些稀有的被保护的动物,金线蛙、水雉鸟、负子虫……特别这个在前年,在台中以北只剩15只的台北赤蛙,都回来了。这还不是我说的,是一群专家学者到我那边,有台湾的特有野生动物保育中心,有台北动物园的保育中心等等,他们在了解为什么我们这个叫官田的地方,台北赤蛙多到嚣张两个字。那这个多到嚣张两个字不止是它,包含这个水雉鸟一样,2000年到2010年,水雉鸟就从50只到200只之间,随时会灭绝的状况发展为,自2010年到2019年,我们去年普查,在官田地区水雉鸟已经稳定成长到1700多只。从50只、200只到1700多只,只有一件事叫做农业,才能做到。灭也是农业,存也是农业。

那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知道吗?水雉鸟的一个行为让我多感动,它很认真地工作,它昨天啄食喂饱自己,这个啄食的动作一天我们鸟友去观察,大概2000次。你成功算一半就好,它帮我们抓1000只虫,而且你不用帮它保公积金,不用建保,它不会给你搞罢工,而且还全年无休。这是多好的“劳动关系”,我们“劳资”和谐得要命。

那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真的这些长辈们,因为我们真的不是这个地方的人,我们来自于台湾各地。他们都问我来自哪里,我都说我来自雅利安星球。你来自雅利安星球,对,我们就是一群不正常的人。慢慢看着看着,他们也从感动到心动到行动。我觉得三个动不能跳过,也不要骗自己,你不让人家感动到心动到行动,你不要说你来做吧,你要先活下来,或者你先证明你还没死掉。

那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这50公顷,我目前喊停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市场)通路已经受限了。在台湾不吃菱角不会死,在台湾好米到处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台湾的公民吃米又越吃越少的情况之下,只生产销售稻米这类农产品是不好活的。那我们这50公顷为例,而且它是真的。这两张照片都是我们群里面好朋友的照片,从什么都没有,寂静的春夏秋冬,到生机勃勃,充满生机的春夏秋冬,这个改变绝对没有GDP。这个改变如果用GDP算出来,也一定惨不忍睹。但是今天到底我们要的只是GDP吗?

那这样子的一个倡议,我们到最后谁有能力去把它搞好,绝对不是我,绝对不是这家小小的社会企业,有一个叫做政府的(机构)。所以我这件事跟下面那件事,我们都做一样的事,我们把好东西送给政府。我们让政府挂名,我们让政府被看见,我们让政府得掌声,我们就是要让政府为人民服务。

那这样情况之下,这个“绿色保育”logo标章现在是政府认证的标章,但这个标章是从哪边来的?是从“友善大地”这边开始倡议出来的。可是你在所有公开场合媒体报道中,(在这个标章之下)你绝对看不到我们,都会看到政府。没有关系,因为这样子整个台湾现在已经有461公顷,做绿色保育,不是有机,是绿色保育的生态农业。这461公顷,保育着至少54种的标的生物,这种标的生物只要它活着,它的整个环境里面的所有生态系统都会活着。

文中提到的两个标章

这也是我的阳谋,这真是我的阳谋,绝对不是阴谋。也让这样子的让生物活着的农业,能够变成商品跟商业行为,让更多消费者买单,你不吃你会对不起自己。那这个过程真的要花很多时间的说明跟说服,十年光阴真的才磨出一只小刀而已。有些事不用上30年这个刻度,我们没有资格说它是稳定的。

那有了这样子的基础,就来了一个更大的难题,叫做市场在哪里。所以我刚才跟各位讲,我们去年有机会但很费劲把这个米卖5公吨到加拿大。我们这几年又把这个米卖到香港,可是我最痛恨,为什么这些米不能留在台湾,让台湾的同胞吃。为什么要物离乡则贵,人离乡则贱呢?不应该是这样子,好东西应该是让在地的人去认识、认同,而且去受用,而且用得到。

二、让偏乡学童的午餐重燃村庄活力

那市场在哪里,是我们一个大问题。产地在偏乡,市场在哪里。我讲到第二个主题,叫做偏乡学童的午餐。

我在跟各位讲我第二个阳谋,叫做我要做偏乡学童的生意。这个生意是让他有生命、有意义,让偏乡的学童有生命的意义。什么叫生命的意义?我刚才讲的社会的不公不益,连午餐都赤裸裸地呈现。台湾22县市中,学童午餐预算最低的是在云嘉南等南部县市,预算最低的地区里又有约1/2的学校在这最低值以下,它就叫偏乡(农村)学校。

我跟各位讲这样的一餐,预算多少。我刚算了,用1:4.3人民币对台币,我算完了。收费7.2块人民币,那7.2块不是全用在食材购买上,有些用餐人数比较小的学校,他只能够用到3块到3块半,去买食材,包含那一块肉、那两个辅菜,一碗饭、一个汤,一个礼拜要有水果,两个礼拜要有牛奶。我会在想一件事,是这些读教育的真的不懂成本吗?不好意思,这里很多老师。可是我就故意讲这句话,不是不懂,学校有主计、有会计。这叫什么?叫做这不是学校的本业。不能怪老师,这不是学校的本业,午餐在台湾的学校叫做代办业务:我帮家长煮饭给你的孩子吃。又是态度的问题,因为不是本业,所以这件事情就没有被重视。

那刚才讲到了,这个在偏乡都没有被重视,只有3块半人民币去买食材办一餐,怎么可能办得好?仍留在逃不离的农村的家长,他在农村只能做第一产业,农民渔牧矿为主,那又是一个永远的输家。我讲一句话你就懂了,我做十年的农夫我还不懂吗?我十年前当农夫我就已经懂了这个必然悲惨的命运,当风不调雨不顺的时候,物价这个米粮高涨,但是我收不到粮(去)种(地),我换不到钱。当风调雨顺的时候,我丰收了,但是非常得便宜,我赚不到钱。

那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等,只有农产品等不下去,它好像待嫁大闺女,今天不嫁明天会后悔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农民只能够做一件事:我更不要考虑成本,我只要换现金。这就是一个农村,我觉得是村小跟乡村很现实的两大问题。这两大问题必须要有一个彻底的解决,我们的主张很简单,我们主要创造两个来源,一个叫做法源,一个叫做财源帮谁创造,帮政府创造,帮政府创造就是我们做政策的倡议,政策的推动,还有政策的监督。

什么叫政策的监督?官比你大,官比我大,不代表官不怕我监督他。这情况只要是政府,我们就用各种方法去游说,甚至于不管第三权、第四权、第五权,只要有影响力,我们就去游说。到最后被我们游说的单位感动了,他感动不是因为觉得我们很认真而已,而是他发现这是一个有可行性的方法,只要让政府在政绩上面可以再加一笔被看见。他们就可能说好,可以考虑来筹备,太好了,就顺利变成台湾省政府的政策了。

接下来,这个政策到最后要被确定之前要实验,没人做过,也不清楚是啥样子! 所以我们就率先来做一个实证计划,这个实证计划后来获得了台湾政府的重视,目前委托台湾成功大学。那我目前也因为这个计划,到成功大学当研究员,来参与这个计划的推动。这个计划推动必须要很炫的东西,要不然人家觉得给这计划不值得。怎么炫呢?一个叫智慧菜单专家系统,一个叫产销透通集成系统,它的名字很炫,对不对?不炫分配不到预算,这个叫做很残酷又现实,又很可爱的社会。一个难得的机会,我就跟台湾省教育部游说,你就把我这个拿去做报告,跟谁报?跟科技部做报告。想不到午餐跟农业,可以透过IT信息管理系统搞好。

这个叫做善意的欺骗,我的阳谋绝对不是因为做系统,我的阳谋是希望透过这个方法工具,把“学童午餐”与“友善农业”这两件大人们都说很重要但都推不动的大事情做一个根本的扰动,努力来重新的解构再结构。这个里面其实还有两个加值,一个是学校围墙外食农教育,还有一个叫做孩子健康的个别管理。后面我会细讲,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行政减量,你很难想象很昂贵的成本,请着高学历的专业人士,用着非常low,几十年前的做法跟工具,在做午餐行政业务的管理。

我们在民间都已经飞到太空了,他这边还在拿石头磨石器,然后他成本比我们民间成本贵很多。那我们就跟他讲解什么叫做一键专家,校长不懂菜单,让电脑帮你匹配,你马上会跑出五星级阿基师的菜单。真的,我们就推演给他看。

但是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透过学校午餐需求的确定跟稳定,来带动与支持友善生产的确定跟稳定。围墙内跟围墙外,村小跟农村、城市跟乡村,是需要被一个连接,这连接我们决定用孩童的生意来让整个农村有生机。那不要笑我,我知道它没有办法,难登大雅之堂,但是我们觉得把事情做好比较重要。这个时间关系,我在这边就不细讲,我们分两个阶段,一个叫辅助界面,一个叫智慧推荐,它的真的完全没有什么高深理论跟很炫的科技。

再来第二个,智能化影像辨识应用技术,这个部分成功大学AI中心有这样的能量。你给孩子打菜在吃之前,先拍一张照,手机拍照,吃完之后,吃之前会帮你算好,你这个孩子到底能量热量是怎么分布。吃完之后再拍一张,这个叫做剩食叫做厨余,两张照片减完之后,你吃到肚子里的,你吃了什么东西,什么样的热量,什么的营养,计算机就自动计算出来

这样的累积下来,久而久之,什么叫?大数据。大数据不是一堆无效的资料这边捞来捞去,感觉很厉害,我们应该从根源上就要把它设计好。所以试想,透过这样的午餐资续管理,若一个孩子有三高的问题,他应该怎么去调整,他有没有改善,他变成什么样就变得可以实时与正确的追踪关心。那第二是围墙外的食农教育,透过这样的方式,让产地的来源,例如我种菱角,我在什么地方,我用什么“态度”种,这都可以透由产销透通管理系统被记录说明下来。我要强调态度,不是方法,态度决定行为,行为决定结果,结果决定命运,所以诚实与坚持的态度最重要。

所以,孩子在用餐时,教室里的屏幕里放出今天食材农夫的故事。啊,原来就是我们隔壁谁谁谁家阿公、爷爷,那个农夫就不再是陌生人了,好像这就是一把菜。我今天中午吃菜,我都感觉不到温度。如果我知道这个菜是谁种的,我觉得特别有温度。那慢慢的,我围墙内到围墙外,我已经可以走出去。我们学校没有办法搞开心农场,我们学校外面都是开心农场。这样情况之下,它就不止是农业的问题。围墙外一定从偏乡开始,为什么选偏乡?除了城乡差距,还有偏乡才不会挡人财路,好赚的都在都市,难赚的、我们要做的全在偏乡。那我们这一年来,目前还没有几个样区,明后年会往北跟往东去,还有离岛。

在当地种菜的阿伯与吃到阿伯种的菜的村小学子

那还有两个例子,这两个例子一个是阿里山,阿里山他们有四间学校,从阿里山下的嘉义县送到这四所学校,给400个师生给吃饭,总共要跑101公里。一辆车单趟上去跑完要2.5个小时,这400个人吃饭,一个孩子我这一餐赚10块台币好不好,400个才4000块钱,连汽车的磨耗油钱都不够。你凭什么要我商人不要命帮你做这个生意。他的问题在于什么?问题在交通。所以厂商说,好,我被迫做做这生意,那你给我订的叫鸡胸丁、鸡腿丁,我就送你鸡脚跟鸡脖子,因为昂贵的运费吃掉了有限的预算。

所以到底这一个,我把它拆开为一个叫做食材采购,一个叫劳动采购。那我们也很幸运的,通过了嘉义县的县长,联合了“中华邮政”,我们这边叫中国邮政。邮务车不用每天跑,可以是一个礼拜跑两次,这个小校也都是一个礼拜送两次,你帮我们送上去,我们用保温箱。你送信随便送爱心。“中华邮政”好高兴,这叫做什么?这叫企业社会责任,你看他很高兴地开记者会,那开了记者会,孩子能够很高兴地去吃到应该吃到的东西。

那另外一个例子在台南海边跟山边,我今天讲山边的这个案子。这个地区叫做龙崎区,它有一个叫做白垩土地形,因为山区地势关系,农业水利困难,所以几乎户户有农塘。农业的池塘,非常美,你空拍不下去,你发现那个不叫月世界,那个叫做千湖岛的水世界。地形是月世界,但是许多农塘四处分布像水世界,它会因为农业而存在,会因为农业而消失。还有很多的社会效益,我不细讲。

这边的社区想要发展友善农业,用农业的收入来支持社区老人的照顾,友善农业发展的对象叫做南瓜,南瓜非常适合这地方,全世界最好吃的南瓜前三名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第一名在这里,我就是有这个自信。那我更高兴的事情,这是我小时候长大的地方。你看想不到我小时候长大的地方,我现在在做一件事情,我可以回到我的原乡,因为这个计划来帮着发展。这不是我故意促成的,这是老天爷当导演安排的。

那这样情况之下,这个地方的孩子3000个人吃饭,他不止可以支持这一边的友善农业,它可以支持距离80公里以内很多地方,叫做“在地”,包括我在官田种菱角等等的这样子的一个农业产销。一级农业最大的成本不在原料生产,最大的成本在另外2/3,在运输、在其他的管销。所以当你把1/3的运输降到最低的时候,加上不漂亮但是刚采收最新鲜的食材不是被丢弃,而是就近进了在地学校厨房,利润才可能跑出来。

在这样情况之下,要有一个更具体的方法,这个更具体的方法是什么?我以刚才讲的,以关庙、归仁、龙崎这边为例,这边的学校从联合菜单、联合采购,到联合供餐,这个联合的数量在经济学叫做规模经济效应。可是我要跟各位讲,你可能不喜欢这样子的一个规模变大的模式,我们就暂且称它为必要之恶。但是这个联合创造的规模,单位效益最大的情况之下,它就有能力去开始帮“在地”。

当然这边还有很多事要做,例如什么叫精实管理(大陆叫精益管理),这算是我的专业。我们在供销做精实,在厨房做精实,讲快点这个专业一言以蔽之,叫做一块钱以前只有五毛钱的效果。我们努力在合情、合法、合理,大家工作很快乐的情况之下,我们让一块钱有一块半的效益。那个效益在哪里呢?良率、效率、成本率,每个地方都是机会。有了这样子的稳定的需求,我们才开始在区内去支持,甚至还回到支持到原来这个村小所在的社区,可以继续地发展。家长留得下来,人才走得进来,才有生源,学校才会生生不灭。

那这样情况下,这是一区,有好几区,这区跟区之间可不可以有一种叫做集体合作经济模式,它就是商业,它真的就是商业。但是计划让每一区都有一个社会企业当成这个产销集成平台,帮大家做好交换的计划跟执行的管理。然后这个平台三个人一辆车一个冷藏库,这三个年轻人会成家立业,变三个家庭,他们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他们就是在地不可或缺的地方创生的能力。谁都会来来去去,他们因为爱这里,在这里,他们永远不会离去。

那这样的一个想法,这是我的最后一页PPT:产地在偏乡,家园在这里。我让学校的孩子从吃得到到能知道、从能知道到感动到…我从孩子跟家庭、跟社区该如何连接,应做什么,来入手。

偏乡的正义,我们当肩扛|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愿景工程

我们就是用这个所谓“区内循环、区间合作”这样的体制,用学生吃饭为例,不只做学生的生意,而是以这个当基石,让一件事同时创造与支持几个重要的效益。这个时候你才有资格跟年轻人讲你来吧,来当我的邻居吧。不要一昧的用美丽的口号骗年轻人走入大山大水里面,你要让年轻人知道我这么来,努力之后的收获是甜美的是可以期待的,少不了辛苦,但是值得的,而且幸福就在这。这个是我们觉得,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应该要扛起的叫正义——社会正义这件事,对我们这一代来说,这不叫理念,是必须扛起来责任。

那很高兴,也很感谢,我能够来这边跟我们大陆的各路前辈一起来做这样的交流。我来到这边,真的是来取经跟取暖的,谢谢各位给我这个一起学习的机会,谢谢。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