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食物主权“新人大礼包” 点击查看

她们为什么做外卖骑手?:阶级与性别视角下的平台经济

外卖骑手是新自由主义对家务劳动有酬化的扭曲。

曹征路:为什么是毛泽东领导了抗日战争的胜利?——重访革命史之三十四

中国走向衰落的基本原因,就在于人民没有组织,社会没有组织能力,一旦把人民组织起来,那么,中国的社会结构就会发生根本改变,日本的武士组织,就不能与中国广大的群众组织相抗衡。

蒋高明 | 65年,害虫增加了91倍之多,为何会越治越多?

15年的实验证明:不用农药,害虫败下阵来了。

徐祥临 | 党政干部不能成为互联网公司分割农村金融蛋糕的帮凶

支持、扶持“信贷风险低、利差归农民享有”的合作金融才是王道。

曹征路 | 王明的第二次搅局——重访革命史之三十三

好在那时抗日的大局仍在,毛泽东在党内影响力正在扩大。

《农药每日允许摄入量》竟以农药厂商提供报告为准,引公众联名质疑

警惕跨国农化公司提交造假“毒理学动物试验报告”前车之鉴。

诺贝尔得奖者的噩梦:基改CRISPR对人类和自然界的可能性危害

CRISPR和新形式的基因操作绝不能接近我们的食物链系统或进入更大的环境!

曹征路 | 毛泽东与蒋介石,谁站在时代前列不是一目了然吗——重访革命史之三十二

只有毛泽东同志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发展了和具体化了的辩证法唯物论,才是能够把中国之命运引到光明前途去的科学的哲学,才是人民的革命哲学。

高明|“去政治化”与日常生活的阵地战:从《我的诗篇》预映式谈起

没有工人阶级的历史,也就不存在工人阶级。工人阶级的历史不仅要活在打工博物馆里,更要活在工人的心里。